【读书笔记】读懂日本:菊与刀

8分,了解日本社会和心理特征的读物。

书名:读懂日本:菊与刀
作者:鲁思·本尼迪克特
时间:2017-12-10


第2章 矛盾的日本人

  • 很大程度上,日本人是既生性好斗,又温和谦让;既穷兵黩武,又崇尚美感;既桀骜自大,又彬彬有礼;既十分顽固,又能善于变通;既十分驯服,又不愿受人摆布;既十分忠贞,又内心叛逆;既行为勇敢,又内心懦怯;既心态保守,又善于接受新事物。
  • 他们十分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但是,当别人对他们的劣迹毫无所知时,他们内心就会充满罪恶感。
  • 在现代文明社会,宗教仪式、经济活动、政治活动之间的交流、融合日益频繁,研究者只有把调查研究的范围扩大到经济、宗教、教育、家庭等更多的领域,才能深入探究研究领域中的真理,从而理解一个民族的政治、经济、道德活动都与他们的思维习惯和生活方式有密切关系。

第3章 战争中的日本人

  • 日本人对天皇是彻彻底底地绝对忠诚的,但对其他的人与团队却是非常的吹毛求疵,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美国人深深地被一次次的救援、一批批对落难者的救援物资所感动。“雪中送炭”对美国人来说不只是一种英雄主义行为。但日本人不认可这类救援行动是英勇的行为,他们甚至认为美国人在B29轰炸机和战斗机上配备救生器具的行为是“懦夫行为”,只有置生死于不顾的冒险精神才是最高尚的,小心谨慎与未雨绸缪都是没有价值的,这样的话题不断出现在日本的报纸、广播上。
  • 日本人的不投降主义是比他们不计较伤亡人数思想更为极端。
  • 日本人的行为准则是:只要选定了一条路就会全力以赴,要是失败了,就会自然而然地选择另一条路。

第4章 各得其所和各安其分

  • 日本人崇尚秩序和等级制度,这影响到他们的整个生活和价值观。
  • 日本人看待国际关系也是从等级制的视角出发的,这和审视国内问题一样。
  • 美国人既不强求别人恪守这些礼节,也不勉强自己遵循这些礼节。他们推崇自我奋斗,不接受没有理由的恩惠。
  • 如何适当地表现出对等级制的尊重是一门艺术,它要求人有综合考虑各方因素的能力。
  • 日本的家族联系很淡薄,可能与西方一些国家类似,比如法国的家族。 所以说日本人的“孝道”主要局限于朝夕相处的家庭成员间。
  • 不管长幼,一个人在等级制中所处的位置与他的性别也有关。日本妇女的社会地位比她丈夫低。
  • 在日本家庭中,女孩子只有眼巴巴地看着礼品、关怀和教育费全被兄弟占有。
  • 日本人最早学习等级制思想是通过家庭这个平台,把自己个人对等级制思想的认识固定下来,并为以后的政治、经济活动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 从天皇到贱民,近代日本都打上了深深的封建等级思想的烙印。

第5章 明治维新

  • 明治维新对日本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它使得这个贫弱岛国走向资本主义,并且逐渐强大繁盛,而且它也结束了幕府统治,使天皇的权力空前的强大。明治维新在很大程度上,是反对封建主义旧制建立资本主义新秩序的,但是它最终的成功却使得日本民众对封建等级制更加无条件地遵从。
  • 日本的企业不是从轻工产品和日用消费品的生产开始,相反它们从一开始就大力兴办关乎国家大计的大型重工业,优先发展兵工厂、造船厂、炼钢厂、铁路建设等大型项目,其建设高效,发展迅猛。
  • 总而言之,日本社会都是按等级思想建立的。家庭生活、人际交往、人的行为举止都与他的年龄、辈分、性别、阶层相符合。在政治、宗教、军队、实业等各个领域中,人与人之间都存在严格的等级划分。不管上层或者下层,一旦违反规定,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日本人心安理得地活着,各得其所,各安其分,这让他们觉得安全。当然,这不是说他们的个人幸福得到了最大的保障,而是因为等级思想合法化了,他们信仰等级思想的热忱与美国人崇尚自由、平等、竞争的生活方式如出一辙。

第6章 历史和世界的负恩者

  • 日本这个民族和东方不少民族一样,具有很强的负疚感,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惧怕有负于对自己有恩的人。日本人认为自己最大的恩人就是上级和天皇,如果对天皇不忠诚就是负恩的人。
  • 对日本人来说,最让人厌恶的莫过于无缘无故地受陌生人恩惠,因为他们知道,在与近邻和亲戚朋友打交道的过程中,接受他们恩惠是让人心烦的,如果对方只是熟人或与自己同龄的人,又会觉得不舒服。总之,他们宁愿避免因为接受恩惠导致的一连串麻烦。日本人一般对大街上发生的事视而不见,漠不关心,这并非消极怠慢,而是他们觉得,除非是警察,任何人随便插手这件事都会让对方背上恩惠的包袱。

第7章 回报万分之一的恩情

  • 日本人推崇报恩而不崇尚中国的“仁”。日本人认为给予别人恩惠不算什么美德,积极的报恩才是美德,回报自己的上司、父母、天皇等人的恩德方面,日本人表现得特别突出。
  • 日本人把“报恩”这种行为按不同程度分成了很多种,但每种恩情都是无论过了多长时间,做了多少努力,都无法彻底还清的。
  • 无论父母是否值得子女尊敬,也无论父母是否破坏了儿女的幸福,尽“孝”对子女们来讲都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 除了少数观念特别现代的家庭,在日本社会中,人们仍然认为由父母通过媒人为儿子选择结婚对象是理所当然的事。
  • 日本重视的“尽孝”的对象,仅限于那些在脑海中还记忆犹新的先人,他们很注重现在。
  • 和中国人比起来,日本人缺乏思辨和抽象思维的能力。
  • 出于“尽孝”的考虑而给予贫困的直系亲属援助,是不需要对被援助者太过上心和尊敬的。
  • 兄弟之间也没有义务互相关爱。兄弟两人水火不容时,人们通常只要求哥哥履行对弟弟的义务,并赞赏他的行为。
  • 今天,多数日本姑娘们都不愿意嫁给一家的长子,因为她们不想和婆婆生活在一起。
  • 日本人非常重视家庭,正因为如此,他们不大关心家庭中的单个成员,也不太重视家庭成员间的纽带。
  • 在日本人看来,遵守法律就是对“皇恩”最好的回报。
  • 在美国,自尊心是与自己要干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在日本,自尊心则是与报恩联系在一起。

第8章 情义最难接受

  • 在世界上各种价值观中,情义都是值得珍视的,但是日本人对“情义”却是另一种看法。日本人认为情义是像利息一样不断增长的欠债,而且是不愿意做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所以日本人因为情义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他们认为不及时偿还就会增加更大的分量。

第9章 洗刷罪名

  • 在日本,情义和声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一个人如果不讲情义,这将是他的污点和罪名,他必须想办法洗刷掉罪名
  • 对日本人而言,爱惜自己的名声、使它不受到任何形式的玷污就是在履行自己名声的“情义”。
  • 在日本,当一个人特有钱时人们就会怀疑他的行为动机,人只有做与自己身份相符的事情才是安全的。
  • 日本生活另一个比较独特的就是在社会机制中安排了很多中介人,即使有冲突关系的两者也不太可能发生直接的正面冲突。中间人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 所谓日本人的心理特异性,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日本人喜爱洁净、讨厌污秽的东西。从小日本人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果他的家庭名誉或者国家荣誉受到了侮辱,那么对于这些污秽和伤痛,只有通过彻底的消毒、清洗、治疗才能最后恢复清洁和健康。
  • 日本历史故事中有一个永恒的主题报复:一种是向你犯错误而他却没有犯错的人进行报复;另一种是向侮辱自己的人进行报复,即使对方是自己的君主。
  • 日本人对失败、诽谤或排斥都很敏感,很容易懊恼自己,自卑,而不会将责任推给别人。
  • 自杀是现代日本人采取的最极端的自我攻击方式。他们觉得用得体的方法自杀可以洗刷污名并给世人留下好的回忆。
  • 美国人觉得自杀是人们彻底绝望而自我毁灭的表现,因而对自杀持否定态度。日本人则不同,他们认为自杀是一种光荣的、有意义的行为,是应该值得尊重的。在特定情况下,自杀是保全人们“对名誉的情义”最体面的方式。
  • 日本人恒定不变的目标是保全名誉,这是获得尊敬的前提。

第10章 人情世故的世界

  • 日本人十分在意人情世故方面获得的快乐,但是他们又不能容忍这种快乐侵入人生中的重要的美德领域。日本人喜欢享乐,但又将它们进行区分,他们把妻子和性乐的范围截然分开,他们一方面坚持道德与邪恶作斗争,一方面又接受邪恶带来的益处。
  • 日本人并不谴责肉体上的自我放纵,他们不是清教徒。他们认为肉体上的享乐是件美事,是需要学习和培养的。他们追求享乐,尊重享乐。但是,享乐必须有分寸,不能占据人生的重要部分。
  • 在日本,人们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鼓励肉体上的享乐,另一方面又不允许沉溺于肉体上的放纵。
  • 洗热水澡是日本人最喜爱的肉体享乐之一。
  • 日本人的另一大爱好是睡觉,也是最娴熟的技能之一。
  • 跟洗澡、睡觉一样,吃饭既是一种休闲娱乐,也可以当作一项训练项目。日本人又一爱好就是在余暇时间自己烹饪多种菜肴慢慢地品尝。
  • 谈一场浪漫的恋爱是日本人追求的另一种“人情”。
  • 对爱和性的追求这点上,美国人和日本人有着更多的共同语言,中国人相对而言就要弱些。但美国人对日本人的理解仍然是很肤浅的,美国人在性的享乐方面实际上还是有很多禁忌的,他们还算是讲原则,但这些禁忌在日本根本不存在,日本人在这方面是不大讲伦理道德。
  • 日本人不像美国人,他们并不把恋爱与结婚看作一件事,美国人所认同的恋爱是以寻找生命中的另一半为前提,“相爱”才是人们结婚的最好理由。结婚以后,如果丈夫与其他妇女发生肉体关系,那就是对妻子的侮辱,因为他把理应属于妻子的东西给了别人。日本人则不这样看,在选择配偶的问题上,他们大多听从家长的意见,草草地结婚。夫妻在实际生活中也要遵守一些繁琐的规定。即使是融洽的家庭,孩子们也很少看到父母间比较亲密的行为。正如日本杂志中的一位年轻人所说:“在我们国家,结婚的真正目的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除此以外,所谓的其他目的都是对事实的歪曲。”
  • 同性恋是日本传统“人情世故”的另一组成部分。在日本古代,同性恋是武士、僧侣等上层人物公认的一种娱乐方式。
  • 自淫在日本也不被认为是道德问题,在世界上恐怕再难找到其他民族能有日本那么多的自淫工具了。
  • 饮酒是日本“人情世故”的另一种表现。
  • 日本人的哲学中,肉体本身不是罪恶,尽可能地享受肉体上的快感并不犯罪,精神与肉体不是宇宙中对立的两大势力,按照这条逻辑走下去人们就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 日本人把履行义务当成人生的最高任务,他们完全承认,报恩意味着牺牲个人欲望和享乐。
  • 日本电影往往不会有一个欢乐的结局,只要能唤起观众对男女主角自我牺牲精神的惋惜和同情就足够了。

第13章 子女的教育

  • 日本人对子女的教育,在不同的时段具有不同的特点。孩子还很小的时候,他们会放任孩子,随着孩子逐渐长大,教育会逐渐严厉,甚至他们常常羞辱孩子,不顾及孩子的感受,这也导致日本人成年之后,面对社会时会感到严重焦虑。日本人的行为极具矛盾性。
  • 日本的人生曲线就像一只浅底儿U字形。儿童和老人是最自由的,随着孩子日益成长,父母对孩子的管制会逐渐严格,在结婚前后的一段时间,他的自由度达到了最低点。并且这样的情况要维持数十年,然后曲线会逐渐上升,等到了六十岁,他就又和儿童一样可以无所顾忌了。
  • 在日本,人们通过最大限度地约束个人的方式来使公民更好地融入主流文化。
  • 日本人深信,只有对个人的约束才能修身养性,过度自由散漫是干不成大事的。
  • 日本女性打心眼里认为给孩子喂奶是最大的快乐,即使是近代的缩短孩子哺乳期的母亲们也认为哺乳是为了孩子的幸福而必须做出的牺牲
  • 日本人原本并不以公开裸浴为羞,只是后来日本政府为了赢得外国政府认可,才对内宣布裸浴是陋习,必须制止。
  • 日本人只有得到其他集团的承认,才可能得到本集团的支持。
  • 如果外部人批评他指责他,那本集团也会反对他、惩罚他,除非他能改变其他集团对他的看法并不再加以指责。由于这种机制,日本与其他社会最不同的一点就是人们非常希望得到‘外部世界’的赞同和认可。”
  • 女孩子的生活比男孩子要稳定简单得多。从懂事时候起,她们受到的教育就是:无论什么事情都以男孩优先,礼品、关怀,女孩都是没份的。生活中,她们必须尊重的处世准则是在任何场合不能公然发表自我主张,尽管,在孩提时代,她们可以和男童一样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小时候,她们可以穿鲜红的衣物,长大后,这种颜色的衣物就不能再穿了,直到六十岁以后——第二个特权期才能再穿。
  • 妻子则没有同样的权利,她必须对丈夫忠贞。即使对他人有好感,也只能偷偷进行,而且在日本很少有妇女和别人有暧昧关系却不被丈夫发现的。
  • 可以说,日本妇女在性方面还是有相当自由的。出身越卑微,自由的空间就越大。她们一生要遵从许多禁忌,但绝不忌讳男女之事。在满足男人性欲时,她们是淫荡的;同时,当男人提出性要求时,她们也是克制的。女人到了成熟年龄,就抛开禁忌了,如果出身卑微,她的淫荡程度甚至比起男人也毫不逊色。
  • 日本儿童教育中存在的断层使日本男人的性格中呈现出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在日本,小孩从小就被大人宠坏了,那时,他们简直就是自己小小世界里的神,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恣意攻击别人,他们的一切要求都能得到满足。后来,这种肆意虽渐渐退却,但潜意识里这种思想是根深蒂固的。这种双重性使日本男性在成人后既沉溺于罗曼蒂克的恋爱,也心甘情愿顺从婚姻的安排;既沉浸于安逸享乐,也将责任义务看得高于一切。严谨的教育让他们行动畏首畏尾,而有时却勇敢得近乎莽撞;在等级制下他们表现得极为驯服,但有时又非常难以驾驭;他们殷勤有礼,但有时却桀骜不驯;在军队里,他们毫无怨言地接受训练,但在训练时又是难以驯服的;他们是坚定的保守主义者,同时又对新事物充满好奇;他们学习中国,也不排斥西方文化。
  • 日本人长时间以来都被教育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这种伪装在日本随处可见。

第14章 投降后的日本人

  • 不论如何心甘情愿,日本对个人要求得太多了。社会压力要求隐藏个人感情,放弃个人欲望,以家庭、团体或民族代表的身份面对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