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政治江湖:杜月笙的1931

6分,当小说看看咯。

书名:政治江湖:杜月笙的1931
作者:尹钛
时间:2017-12-10


第2章 楔子

  • 常说的是“老北京”和“旧上海”。说起北京之“老”,是在恭维一位满面沧桑而仪态雍容的老人所具的宝相庄严,而谈到上海的“旧”,仿佛是在追想红颜老去的曼妙少女,或旧时情人,一种时光难再、往事难追的伤感自然浸润上心头。北京是雄性的城市,而上海,它的精致,它的优雅和细腻,使它更像是雌性的。现在它叫上海,以前,它叫上海滩。上海滩是旧的,而上海是新的。

第3章 开祠

  • 少年时衣衫褴褛、饥肠辘辘来到上海滩,三十年后上海滩无人不识杜月笙。 四十四岁的杜月笙跺跺脚,黄浦江也得荡几荡。 他是一个起于寒微的“大流氓”,史无前例的“大流氓”。但他是中国“上流社会”中的流氓。他是一个标准的“绅士”,一个高矗社会顶层的绅士。但他是一个被人“当尿壶用着”的绅士。他一掷千金,有诺必践,心狠手毒,智谋百出,身不足七尺而可担起半壁江山,体不甚魁梧却能震慑江浦,其貌不扬犹拥娇妻美妾,家无积蓄却可运动亿万资财。 这就是旧上海的无冕之王——杜月笙。

第4章 杜月笙的上海地图

  • 杜月笙有一种天生的性格和气质,那就是豪爽,讲义气。这是他在十六铺立足最大的本钱。他没有钱,但他决不吝啬自己的全部家当,愿意和所有的兄弟分享自己最后一个铜板。
  • 从杜月笙对陈世昌一事来看,他待人有个常人难及之处,那就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绝对不嫌弃自己和他人出身低。凡是曾经对杜月笙有恩的,他后来都一一报答。
  • 在十六铺,杜月笙没有积攒下任何家财,但他积累了足够的混江湖的智慧,和人人皆知的义气。
  • 对于手中获得的权力,他行使,却从不声张,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 青帮没有帮主一说,但在二十年代的短短十年里,杜月笙凭着他的机巧与魄力,统一了上海滩的青帮势力,也统一了英租界、法租界的黑帮势力,成为上海黑社会势力的首领,甚至有人断言,杜月笙乃中国帮会三百年来第一人。

第5章 白手套

  • 渐行渐远杜月笙在上海滩的势力如此之大,远超乎一般的黑社会势力,其根本原因在于他和南京国民政府的党国要人关系密切,二者互相利用。
  • 帮人忙、送人钱财,不肯自己直接出面,而是让别人旁敲侧击地透漏出去,这效果比起雪中送炭来又更高一层。
  • 但有时候,他帮人忙,馈人钱财,却又必定亲自出面,不假他人,为的是不让受馈者在外人面前难堪。
  • 杜月笙不同于一般人的地方就在于,他身上始终有那么一股“能伸”的精神。不管事情多大的来头,他都有那种孤注一掷的气概。也就是说:“事来了不怕事。”如果事来了就怕,结果很可能是事越来越多。

第7章 小杜城南

  • 杜会客时,先是侧耳倾听对方的话,等到人家讲完,才稍微沉吟,再缓缓说上几句。妙在要言不烦,语中肯綮,听者动容。而且杜月笙讲的,一般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道理就在办法之中。有人说他福至心灵,其实这正是他做人的诀窍之一:藏拙。他本来胸无点墨,说话不会有什么文绉绉精彩之处,而且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懂的东西很多,所以事到临头,他只拣自己想明白了的说几句,说在要害处,让人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 恒社作为一个上流人物的组织,其大门并不向杜月笙所有的弟子开放,仅限于有社会地位的人。在1933年2月至1937年5月四年间,会员增加了四倍多,由130人到564人。在已有较详细名单的402人中,多数为商人和实业家,占54%;其次是政客和政府官员,占24%;再次就是自由职业者(律师、记者、医生、教师等),占13%;数量最少的是工会(国民党控制的邮电工会)领导人,占6%;还有军官,占3%。
  • 关于交朋友之道,杜月笙有句名言:“不要怕被人利用,人家利用你,至少说明你还有利用价值。”所以,只要别人求到他面前,无论事大事小,无论认识与否,他极少一概推开,而是尽心尽力,予以帮助解决。
  • 辛亥革命前,那时的杜月笙还只是一个赌场里“抱台脚”的小角色,根本谈不上什么权势,但他的“急公好义”、“讲义气”在江湖上已经出了名。
  • 人在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反过来说,“江湖”也就是人海。浪迹江湖首要的是得人心,得人气。
  • 有本领而无脾气者列为上等,有本领也有脾气者列为中等,无本领亦无脾气者为下等,至于一无本领反而有脾气,则根本不入流。根据他这标准,他自己无疑是上等了。他看重的人才,是那种如韩信可忍胯下之辱而终能奋发有为的人,所鄙弃的是那种一挫即折、表里不一的人,至于是否人品端正、才干杰出,倒在其次。
  • 杜月笙如果看准一个人是可造之才,将来大有发展前途,那么一定要竭力结交,哪怕现在他一文不名默默无闻,哪怕将来他照样窝囊一世籍籍无名。
  • 杜月笙一生严格遵守他所创立的几个原则,其中最重要的即是“知人善任”,他无论在何种情形下,处理人事问题,从不假手他人。他脑中仿佛有一个巨大的人事资料库,但凡他接触过的人,这人的脾气性情爱好乃至才干长短,他都能琢磨出几分底细,若交往几回,则此人就被他琢磨透了。一旦有事,这些人事关系一索即得,脑中马上能想起这事哪些人可以派上用场,该怎样摆平。
  • 杜月笙最为人所不及者,则是所有他的门生和朋友,其生活情况他都了然于胸,谁最近缺钱了,他知道了,准会主动派人或亲自送上一笔救急。
  • 杜月笙做人有一个特长,就是会“捧人”。他想要结交人,总是先找与这人有关系的亲友,表示对这人的仰慕和恭维,使人乐于和他见面。他结交人的手法也跟一般人不一样,见面时表现很亲热谦虚,一经见面之后,他觉得此人值得一交,必然千方百计在其他场合,或在与这人有关的人面前,将这人大大恭维一番,使得这些话传到对方耳中,叫这人从心眼里感到高兴,认为杜月笙对自己真不错。这种捧人的手法,无以名之,只好叫“旁敲侧击” 法,比起那些当面奉承的拍马之术来说,更为委婉,效果反而更好。
  • 当金钱和权力在拥,文化便成为不可缺少的点缀品